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
首页 > 书库 > 去世当天,渣夫在和白月光领证

第152章 流产 文 / 汐姸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离开帝都,我就毁了你,你以为你和霍雯北的小幸福能维持多久?”
    旁边的陈琳看到情况越来越不对劲,忐忑地上前试图劝解,但却被盛韵一巴掌打开。
    震惊之余,她紧张地说道:“盛韵,你冷静点,这样下去没有好结果!”
    盛韵气急败坏地指着陈琳,恶狠狠地威胁:“闭嘴!不然我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肮脏事情!”
    我观察着两人,内心快速思考对策。
    “你这样只会让自己陷得更深。否则我会报警。”
    盛韵闻言愣了一下,然后疯狂地笑了起来,眼中闪烁着扭曲的光芒。
    “报警?你以为警察能怎么样?他们来了,我会让他们看看你是怎么攻击我,一个孕妇的!”
    陈琳在一旁不安看着我,眼中满是求助的神色。
    盛韵情绪失控,突然暴怒起来,直接向我冲过来,眼中满是怒火。
    她高高举起手,似乎要对我大打出手。
    我本能地后退一步,躲开她的攻击,心中对她的疯狂感到震惊。
    陈琳看到这一幕,慌忙从一旁上前试图制止盛韵,拉住她的手臂,“盛韵,你冷静一点!”
    但盛韵完全失控,挣脱陈琳的抓握,狠狠地推了陈琳一把。
    在这混乱中,盛韵的力道过大,不慎失去平衡,摔倒在地。
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骤然紧张,我和陈琳都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。
    陈琳则在一旁颤抖着,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坏了。
    盛韵在地上捂着肚子,痛苦地呻吟,脸色苍白。
    我连忙蹲下身来询问她的具体情况。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,都是你们逼我的!”盛韵指着我,声音带着怨恨,呼吸急促。
    “盛韵,你先别说话,我已经打电话叫救护车了,他们马上就到。”我试图安抚她的情绪,同时观察她的脸色和呼吸。
    陈琳这时走近一些,语气忐忑:“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,我只是...”她看起来后悔又无助。
    紧接着,外面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,我连忙起身去开门,迎接急救人员进来。
    救护人员迅速进入房间,开始对盛韵进行初步检查,准备将她紧急送往医院。
    在紧张的医院抢救室外,我跟着救护车到达,心中纠结不已。
    不久,我拨通了陆昭琛的电话,简短地向他说明了盛韵的情况。
    电话那头的陆昭琛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动了,他的声音急切而沉重,说他会立即过来。
    在焦急等待的同时,我注意到陈琳的表情显得异常慌张,她四处张望,似乎在寻找逃离的机会。
    我上前一步,坚定地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    “陈琳,你不能就这样走了。现在是时候承担责任了。”
    陈琳的脸色更加苍白,她的眼神闪烁不定,显然是在内心的挣扎中。
    她颤抖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恐惧:“我...我怕会被牵连进去。你不知道盛韵有多可怕,她能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...”
    我稍微软化了语气。
    “陈琳,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。如果你现在离开,以后会更难面对自己。我知道你是被迫的,但是你需要勇敢一点。”
    陈琳看着我,眼中泪光闪烁,她咬了咬嘴唇,似乎在做着某个决定。
    最终,她缓缓点头。
    就在这时,抢救室的门突然打开,一位医生走了出来,我们迅速围了上去,急切地询问盛韵的状况。
    医生面色严肃,他看着我们的焦急表情,缓缓地开始解释:“盛韵女士的情况比较复杂,她有早产的迹象,而且胎儿还未足月,非常不稳定。我们面临的选择是尽力保住母体,但这可能会牺牲胎儿。”
    这时,陆昭琛气喘吁吁地赶到,听到这话后,他脸色大变,急切地问:“能不能两全其美?尽可能都保住?”
    医生摇头,表情凝重:“我们当然会尽最大努力,但情况非常棘手,母体现在非常虚弱,如果继续妊娠,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您需要做出决定,是优先保母体还是冒险救胎儿。”
    陆昭琛的眼神里充满了挣扎和痛苦。
    “陆昭琛,这是个艰难的决定,但你得考虑盛韵的安全。”
    我竭力劝说,这毕竟是一条命。
    经过几分钟沉重的沉默,陆昭琛终于点了点头。
    “请尽力保住她,如果真的无法两全,请优先保母亲。”他的声音哽咽,显然是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情感。
    医生点头,立即回到抢救室组织手术。
    我和陆昭琛站在医院的走廊里,空气仿佛凝固。
    他的肩膀微微颤抖,我知道他心中的负担有多重。
    我们静静地等待,每一秒都像是过了一个世纪。
    终于,医生再次从手术室走出,脸上的表情让我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    医生的表情沉重,详细解释了手术的过程和结果。
    \"盛韵女士的情况非常危险,我们为了确保她的生命安全,不得不做出了艰难的决定,摘除了她的子宫。\"他的声音带着专业的严肃,\"这意味着她将无法再怀孕。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,保证了她的生命安全。\"
    陆昭琛的脸色苍白,眼中闪烁着压抑的痛苦,他望向被推出的盛韵,她躺在病床上,还在沉睡中,脸色苍白。
    陆昭琛跟着医生和护士进入了病房,他坐在床边,握住了盛韵的手,眼神复杂。
    我在走廊中看着这一幕,心中不由得为盛韵感到惋惜。
    这时,陈琳靠近我,她的脸色也很不好,显然是内心极度不安:\"我...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,我只是...\"
    我打断了她的话,语气严肃但不失同情:\"陈琳,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。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怎么面对这一切,而不是逃避。\"
    没一会儿,陆昭琛出了病房叫住我。
    我看得出他的眉头紧锁,眼中满是焦急和不解。
    他直接切入正题,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担忧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接到电话时只知道盛韵出事了。”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地还原了事情经过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书页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