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
首页 > 书库 > 国民法医

第717章 聚英才苏教授应援 文 / 志鸟村

    “我在白江省,需要法医植物学技术相关支持的时候,都是邀请一些植物学专家之类的来参与的。但是跟师父做的感觉真的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庞继东跟着江远看了一天的显微镜,突然忍不住感慨一声。

    “师父做的方式不一样吗?”詹龛虽然是学颅骨复原术的,但上班的时间,基本都泡在江远身边了。

    “太不一样了,跟师父做的多轻松啊。外面的植物学家的话,厉害的很厉害,但要说达到师父这个水平的,我感觉也没有……”庞继东自己是没有掌握法医植物学的,所以说江远是最强,还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詹龛更当他是拍马屁,暗赞了一下大师兄,再道:“能请到外面的植物学家也好,不像颅骨复原术,只能我们自己做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植物学家有好的,像是我刚开始找的植物所的几位,人家自掏腰包来参与的。但有的就是三分钟热度的,有的只是想来了解一下,刚跟他们沟通好,人呆不了几天就跑了。再者,专家的事情都很多的,动不动的就有项目了,开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是学不会植物学了,还是年轻人好啊,无限可能。”庞继东是真的感慨。

    法医植物学的难度太大了。这技能的前置条件可能没有颅骨复原术那么多,但深度要求还更高些。

    植物学本身也有点生僻了,主动学习的人更少,基本都是上了大学读到专业课的学生,才会有所涉猎,这在基础人数方面,比雕塑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庞继东今年已经五十岁了,全面了解法医植物学,甚至能够给接触过这方面的植物学家普及沟通基础内容,但你真的让他上手做,是不可能做下去的。

    江远刚学会法医植物学的时候,就了解了相关的情况,此时笑笑,道:“这方面,只能是扩大邀请面,试着找找有这方面兴趣的植物学家。不过,有几个长期合作的植物学家就行了,不用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。反正我们也给不出钱来。”庞继东说着苦笑,道:“我现在发现了,有能力做法医植物学的,能真的做到破案水平的植物学家,人家想赚钱的方式多了去了,我们那点出差补贴啥的,就是个礼貌费。”

    “颅骨复原术也是一样。”江远无所谓的道:“刑侦是个很有意思的领域。也有人会愿意承担社会责任,追求成就感的。”

    庞继东看看江远,无奈道:“这样的富二代和拆二代不会太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几年拆迁的情况是少了。”江远莫名的感慨一下,以前读书的时候,家里隔段时间就有房子被拆迁,尤其是买了些房子在省城以后,江富镇喜欢的房子或厂房,留不住几年就会被拆。

    庞继东眼皮跳两下,咱们讨论的是同一件事吗?

    江远说完话,就转头继续工作起来。

    庞继东在旁边看了一会,突发奇想,掏出手机,玩起了群聊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庞继东放下手机,笑道:“师父,之前有个植物学家,叫苏蕾的,你记得吧?”

    “记得。女的,学术精英。”江远自然是记得的,植物学家里的女性本来就不多,苏蕾虽然有40岁的样子了,可依旧要比不修边幅的男人们耀眼多了。

    “经常帮忙的植物学家们有个群的,我刚在里面说,我到师父你这里来进修了,苏蕾教授就立即提出,也想跟过来进修一下,跟着看看……不知道方便不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问题。过会我给陶支说一声好了。”江远在正广局的地位再高,他也还是客军,总不好在人家的地盘上招朋引伴,连声招呼都不打。

    庞继东立即道:“我直接问陶支吧,可以的话,我就喊苏蕾他们过来了。她们现在也通过法医植物学参与过几起案件了,就想再看看师父您做法医植物学的样子,觉得这样可能更有感悟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问题。”江远一口答应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苏蕾就带着同事和学生,飞来了京城。

    苏蕾依旧是一身职业套装,黑丝高跟鞋,像是前来参加会议,或者进行商务活动似的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还另带了一名学生,长发披肩,又黑又直,胸怀宽广,穿了一身运动服,背着双肩包,勒出了深深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新带的博士生,乔生莉。给她的研究方向,就准备往法医植物学这边靠一靠。”苏蕾最近给庞继东打了好几次白工,积攒出了不少学术素材,自然不能浪费。

    “江法医好。”乔生莉主动问好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江远总归是警方的身份,对于社会来援表达感谢。

    接着,他也没准备多做寒暄,手还抓着鼠标,且道:“我正准备处理一下这边取到的花粉,你们先坐,随便看,熟悉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江远手里捏的是命案,而且,现在崔启山等人已经奔赴受害人家乡,且不说家属这边的压力瞬间拉满,更需要考虑到打草惊蛇的危险,时间可以说是相当紧迫,即使不到争分夺秒的程度,也没有反向浪费时间给援兵的。

    苏蕾跟江远有过合作,温柔一笑,道:“我们就是来学习的,坐在后面看可以吧。是命案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案件相关的都属于机密,不能拍照,不能对外透漏任何信息。”庞继东笑呵呵的将自己的位置让出来。

    詹龛也赶紧让位出来,看一眼乔生莉,又赶紧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在分析硅藻?”苏蕾坐定没一会,就确定了江远的操作,并主动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江远也愿意做学术讨论,点点头,道:“现在证据提取已经基本完成了,想要通过硅藻先确定一下尸体的入水点。然后再据此搜寻第一现场。”

    用藻类,尤其是硅藻来确定尸体的落水地点,溺亡地点等等,已经属于是成熟技术了。

    它的原理其实跟法医植物学差不多,但相对于陆地上的植物,藻类更单纯,不同水域的群落组成更有显著差异,所以应用的很早。大部分城市基本都有开展相关的技术。

    苏蕾一听就明白,笑道:“哎呀,这样就用不到卫星遥感图像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上次见面,江远让人用无人机爬了大面积的图像出来,再用图像增强处理的故事。

    旁边的女生乔生莉显然也听过这个故事,笑道:“擅长卫星遥感图像处理的植物学天才是个法医。”

    “擅长谈不上,卫星遥感的图像处理的范围太广了,我只是懂一点图像增强的技术。”江远说到这里,看看苏蕾,道:“你们愿意出现场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我们小乔巴不得有这样的实践机会呢,是要去河里取样吗?”苏蕾问。

    “对,沿河取样,要稍微取的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这个我们都很熟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派几个人跟着你们,咱们分开取样,一人一段,一定要严格按照规定取样,这种案子,越严谨,证据越充分越容易判死刑。”江远特意提醒。

    苏蕾答应了,又好奇的问道:“取样回来的话,你准备用哪种方式处理?”

    跟刑警们更关注结果不同,苏蕾对检验过程更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过氧化氢法吧。”江远道。

    “比强酸法好。”苏蕾赞同的点头,道:“强酸法容易破坏硅藻的外壳,污染也大。”

    “还可能有假阴性。”江远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蕾不觉一笑,接着道:“不过我看文献,现在好像有用应用硝酸,配过氧化氢的微波消解法,在真空超滤条件下,用扫描电镜修分析,据说硅藻检出率能得到显著提高。”

    江远:“没真空。没超滤。没扫描电镜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的角落里,闭目养神中的黄强民,缓缓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关田河。

    漫漫河水自西向东而去,看不到尽头,看不到来处。

    漫天的云彩,自远及近,看不透,散不开。

    黄叶的树木,远看一片又一片,走近了,又变的稀稀拉拉。一辆中巴车停定,小胖儿詹龛一马当先,直奔河边。

    野河旁杂草丛生,又有泥泞污泥,詹龛灵巧的踩了几块石头,轻易的就跳到了河边。

    詹龛得意的一笑。尽管身材略略走样,但他毕竟是有跟着训练过的,出现场也是常有的事。烂泥似的河边,既受懒惰抛尸族的喜爱,那就是法医们的主场。

    詹龛转过头来,想叫人将取样桶丢过来,话未出口,就见重新卷了一个丸子头的乔生莉,已然换上了雨鞋,咔嚓咔嚓的就踩着烂泥巴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乔生莉选的地方距离詹龛有十几米远,为了到达目标地点,她更是毫不顾忌的往水里多走了两步,整个人立即就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乔生莉无所谓的样子,先稳稳的站着,身体恢复平衡以后,再抛出手里的取样瓶。

    水样取到,乔生莉又弯腰刨出两块鹅卵石,同样是丢到证物袋中,写字标记。其动作之流畅,仿佛日常工作似的。

    全部完成,乔生莉才使劲拔腿出来,紧紧胸前的背包,一下下的艰难往外走,深一脚,浅一脚,深,浅,深……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书页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