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
首页 > 书库 > 聘春娇

第855章 这摔一跤摔疼了,也好吸取教训 文 / 江上渔

    说起来,人家铃镜办的这事也没错。

    这三两银子一身的衣裳,若是赏给身边得力的侍女,赏了就赏了,但这两百人,一人两套,那就是足足一千二百两银子了。

    程娇又不是吃饱了撑着,钱多得花不完,这才拿这一千二百两银子往外撒。

    程妍气得肚子都疼了,她瞪了尹管事一眼,对铃镜道:“此事是我没了解清楚,你做的也没错,确实有理,如此,就不必打扰六妹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。”尹管事急了,“绣坊的生意越发不成了,若是再继续下去,指不定哪一天就要关门了,若是能做成这笔生意,到时候再宣扬一二,客人必然是络绎不绝......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程妍打断了尹管事的话,气得脸色涨红:“生意做不好,那也是你自己没本事,既然是不合适,岂能强求,再说了,怎能让六妹多花那么多钱呢!”

    尹管事想都没想就改口:“若只是两百文钱一身的衣裳,咱们店里也可以做的。

    娘子,您便和景阳侯夫人说说给咱们绣坊做吧,您和景阳侯夫人可是姐妹,但凡你开了口,她自然没有不同意的.....”

    程妍一听,又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以前她未出阁的时候,手里的钱一直都是不缺的,花钱自然也大手大脚,一个大金镯或是什么金簪金钗,她送出去是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后来成了亲,当了家,这手里的钱财一天比一天少,进项也只是这些,她面上不显,心中却有些暗暗着急,想要寻一个进项。

    只是庄子的产出就那么多,几个铺子的生意也是一般般,其他还好,但这金绣坊,眼瞧着就要关门大吉了。

    铃镜见程妍犹豫,便道:“按照道理,这生意也是互利互惠的事情,若是五娘子手上的人做事妥当,价格也合适,不用夫人开口,婢子也自当是应下的。”

    这钱给谁不是赚啊。

    “可眼下就要赶制衣裳了,五娘子绣坊里的人都没几个,这库房里的布料指不定也不够,到时候做不出来,叫府上的人都挨冻等衣裳,那置夫人于何地?”

    “且不说府里的下人觉得夫人这主母狠心无情,大冬日里让下人挨冻,失了人心不说,若是传出去了,这长安城的人都得指责夫人不做人,夫人的名声谁人来担待?”

    “五娘子,您瞧我这边都要定下来了,今日给夫人看过之后,明日就开始做了,您若是有心,明年九月提早将做好的样式送过来,您看这样可行?”

    铃镜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若是程妍还向程娇提出让她将冬衣给金绣坊做,那就是在为难程娇了。

    而且铃镜有句话说得不错,金绣坊的绣娘并不多,若是接了这生意,半个月的时间定然是做不完的,到时候耽搁了,惹出事来,程娇都能跟她翻脸。

    尹管事心有不甘,还想说什么,刚刚张嘴,却见程妍一眼扫过来,只得是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程妍道:“既如此,那便明年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铃镜松了一口气:“多谢五娘子宽容。”

    程妍摆摆手,让侍女扶着自己起来:“既然事情说定了,我就不打扰留六妹了,待她醒了,便说我来过了,让她得了空闲到赵家坐坐。”

    铃镜应下:“婢子定然禀报夫人。”

    铃镜送了程妍出门,又安排了两个护卫送程妍回家,待人坐着马车走了,她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总算是把这祖宗给送走了。

    回了内院,铃铛递了一盏热茶给她:“五娘子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倒是没有胡搅蛮缠非要将冬衣给金绣坊做。”铃镜喝了一口热茶,觉得身上的凉意散去了许多,“其实我听人说,金绣坊也有很大问题,也不知五娘子可否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金绣坊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听说生意没做成多少,工钱倒是挺多的,如今已然是入不敷出,我听人说,每月下发的工钱就有二百两。”

    “二百两?!”铃铛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这是疯了吗?”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绣坊,充其量也就是十多个人,一个月就能用去两百两的工钱?

    两百两银子有多少,就拿这一次做冬衣来说吧,下人一套三百文,护卫一套五百文,府上两百人中仆人、护卫各半,各做两套,也不过是一百六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若是绣坊很赚钱也就罢了,像是程娇的蓬莱仙居、春风揽月斋这两位管事的工钱也很高。

    可都入不敷出了,还能拿那么多工钱,这不是将程妍当成傻子,蚕食她的钱财吗?

    铃铛犹豫道:“要不要和夫人说一声,若不然日后闹出事了,五娘子定然也会找夫人求救,到时候麻烦的还是夫人。”

    铃镜想想也有些道理,于是便点了头:“行,等夫人起来,咱们就和夫人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于是在傍晚,铃镜带着选好的冬衣去给程娇过目的时候,便提了这事。

    “金绣坊?”程娇微微蹙眉,“当初祖母也说过她只出钱把事情丢出去不管,迟早是要出问题的,她自己满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提醒她?那就不必了。这摔一跤摔疼了,也好吸取教训,将来好好改正,一个金绣坊能让她改变,倒也不错,反正她手里如今也不缺钱,就这样囫囵着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冬衣的事,就按照你说的办,就找这两家,一家做护卫的衣裳,一家做侍女家仆的衣裳,十月之前要分发到所有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护卫的衣裳多做一些,他们那些衣裳坏得快,需得备上一些,到时候也有得换,不过也不能没有规矩,若是他们把今年冬天这两套都穿坏了,就以半价换置吧,旧的送来,加半价换新。”

    旧衣加半价换一身新的,也防止了某些人生出什么小心思,换了府里的衣裳到外面去换钱。

    处理晚这事,程娇又打了个呵欠,还是有些困,但躺了一天更是腰酸背痛,也不想再躺会去,于是便打人取来伞,她要去亭子里坐坐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将火炉取来,今日咱们就来一次围炉煮茶。”

    这天气,围炉煮茶尤其适宜啊!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书页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