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
首页 > 书库 > 主母日常

第437章 莫不是我大哥暴毙了 文 / 周大白

    陆令筠送别了李霓玥,第二日,徐国公府就正式送来了聘礼,定婚期。
    婚期就在十六日后,程秉浩返京时。
    程簌英虽然是个庶出的女儿,但她出生就被陆令筠养在膝下,且是她唯一的嫡女,所有人都把她当陆令筠嫡出女儿来看。
    李霓玥与陆令筠交好十几年,她最看重的就是陆令筠的品行。
    程簌英这个她一手带大的女儿,当年还是她一口要过来,定了她儿子的婚事。
    如今陆令筠想嫁女,李霓玥是第一个应的。
    再加上程簌英出嫁由头是为了给秦氏冲喜,她家里那个多事的婆婆若是换做嫁娶旁的孙辈,这会儿肯定要阻拦一番。
    冲喜嫁娶是有忌讳的!
    一般都是地位高的才有冲喜一说,地位低的亲家遇着这样的事想要临时抓紧嫁娶,极有可能被拿捏,一些顾忌大的人家,说不定直接退了亲。
    不过,这要给冲喜的是秦氏,是大崔氏以前的好友。
    她在知道秦氏如今的身子情况后,沉默良久,然后开口要大操大办,风风光光把程簌英娶进门来。
    为此,她还在自己的私库里挑了十抬聘礼加到聘礼单子里,以证明自己对这个嫁进门的孙媳妇的重视!
    她这一举动叫小崔氏眼红不已。
    她儿子也到了可以定亲的时候,她可没见她姑母有这样的想法!只是叫她按照府里的规矩来操办。
    她这做得也太偏心了!
    小崔氏眼红得当场反问了她姑母,后头她儿子娶妻,她给不给一样的东西。
    她这话只惹得她姑母脸不快,当场骂了她一顿,说她这么大了,还不懂事,罚她回去闭门思过,抄家规。
    小崔氏得了责骂,郁闷无比的被赶回屋子里思过,李霓玥却是开心得紧。
    这喜事办得她喜笑颜开的。
    浩浩荡荡的聘礼足足一百二十八抬,极隆重,吹吹打打的往宁阳侯府抬去。
    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徐国公府要跟宁阳侯府结亲家了。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看得羡慕不已。
    秦氏在知道她大孙女程簌英要嫁去徐国公府,那气色还真的肉眼可见好了许多,精神了起来。
    她把程簌英叫到院子里,拉着她跟她碎碎念的说着一堆事。
    有她和崔氏当年的姐妹情缘,有嫁进徐国公府后,怎么做一个新妇,还有她若是遇着了事,要时刻记着娘家,有娘家照应。
    程簌英一一的听着,蹲在她膝下,听着她讲话。
    宁阳侯府喜气洋洋,陆令筠操办着婚事,忙得不可开交。
    此时。
    锣鼓巷。
    徐国公府下聘的事很快就传到了这里。
    “小姐,侯府那出了大事!”魏大海扛着柴火从门外进来。
    一进院子,便是对着在摘菜的程兰英道。
    而这时,程秉志和他丫鬟也在,他在给他姐吩咐今晚吃什么菜。
    魏大海的话落下后,程秉志第一个两眼如火,转头看向魏大海,“侯府怎么了!不会是倒了吧!”
    程兰英:“......”
    “还是说我那大哥突然暴毙了,侯府没有人继承了,要我去继承!”程秉志越说越兴奋,那眉毛都要扬起来了。
    这个时候,在他身边头上带了一根镀金簪子的女人则是跟着兴奋道,“三少爷,你若是继承了侯位,那我呢?你该不会忘了奴家吧!”
    “小莹,你就放心吧,我成了侯爷,就抬你做姨娘,往后就算我正妻过门,也不能欺负你!”
    程兰英听着她弟弟和他那丫鬟的浑话,直翻白眼,她将手里的菜篮子一放,转头去厨房,免得多听一句,她就被蠢得想打人。
    而这时,魏大海赶忙叫住她,“二小姐,是大小姐出事了!”
    “噢?我那个大姐怎么了?莫不是她也死了,现在太太要把我二姐接过去当女儿!”程秉志道。
    众人:“......”
    丫鬟小莹这时道,“魏大海,你快说,程大小姐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她今日定婚了!徐国公府今日去侯府下聘,足足一百二十八抬的嫁妆!”魏大海两眼放光的跟众人形容他刚刚在外头看到的盛况。
    “徐国公府的聘礼队伍足足绕了两条街!每一抬嫁妆都是沉甸甸的,吹打的队伍沿街散着喜钱,每一封喜钱里头都有十文!”
    说着,魏大海亮出了一个他刚刚在路上被散的一个喜钱红包。
    今儿可只是下聘,还不是正式成亲,徐国公府就散喜钱,可见徐国公府是多财大气粗,多重视喜爱这个新妇啊!
    他那喜钱红包亮出来的一刻,程秉志直道,“这么大的事,你再去一趟,把爷这份也领来!”
    魏大海:“......”
    “算了,爷亲自去一趟,他们怎么都得给爷一个大的!”
    程秉志提步往外走。
    他前脚出门,后脚李碧娢就从厨房里出来,“秉志,你去哪里?”
    “少爷去侯府,”魏大海道。
    “他去侯府作甚?”
    “今儿徐国公府给大小姐下聘,浩浩荡荡,一大群人都在侯府!”
    李碧娢听到这里,两眼一转,一阵心念动过,她提步往前,“秉志,你等等,娘跟你一起去看看!”
    他们俩全都出去了。
    只剩程兰英站在院子里。
    “二小姐,你要不要也去看看?”魏大海在她身后道。
    程兰英站在原地不知道想什么,她沉默的往自己屋子里一钻。
    而在一旁的丫鬟小莹这时却喊着她,“你菜还没摘完呢!三少爷回来还要吃!”
    她这话落下后,魏大海放下柴火,朝她一吼,“你还知道谁是小姐谁是丫鬟吗!你个贱婢怎么敢叫小姐干活!”
    小莹听到魏大海的吼声,立马闭上了嘴。
    往常在这院里,因着程秉志,她是什么都不干的,她不止是丫鬟,还是程秉志房里的人。
    她在程秉志耳边吹吹风,不想做事,程秉志便跟他娘说不许叫她做事,小莹只伺候他一个人,他娘宠他得紧,自然事事依着。
    平日里仗着程秉志,她暗戳戳指使程兰英做不少事。
    可这会儿人都不在,被魏大海这么一吼后,小莹夹起尾巴,她剜了多管闲事的魏大海一眼,转身也回了房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书页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